布朗大学流行病专家:疫苗如果分配不公 世界无法安全

布朗大学流行病专家:疫苗如果分配不公,世界无法安全

记者:谢莲

如果世界上有大部分国家缺乏疫苗,那么不仅仅这些国家是脆弱的,整个世界都是脆弱的。

新京报讯(记者 谢莲 实习生 李卓尔)在全球新冠确诊病例突破1亿例之后,这场全球疫情有了趋缓的趋势。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月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上周全球新增新冠确诊病例继续下降,而这已经是全球新增确诊病例连续第三周下降,令人鼓舞。

然而,令人担忧的疫苗分配不公问题仍然凸显。世卫组织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已有50个国家接种总计约4000万剂新冠疫苗,其中大部分为高收入国家,而非洲面临被甩在后面的危险。

今年的全球疫情将如何发酵?疫苗是否能够帮助各国控制疫情?疫苗分配不公将造成哪些严重后果?新京报记者连线采访了布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副教授马克·劳瑞(Mark N. Laurie)。

“疫情可能会先恶化再有所好转,变异病毒或恶化疫情”

新京报:全球新冠病例已经突破1亿人。你对此有何评价?

马克·劳瑞:全球新冠确诊病例突破1亿人,确实令人十分悲伤。这个数字是难以理解的,因为它本可以避免的。如果所有国家都实施了基于科学的政策,那么感染和死亡率将会低很多。

但是,悲哀的是,一些国家领导人选择了否定主义、防疫政策政治化、拒绝承认这场疫情的科学原理和严重程度、说谎、混淆视听,导致疫情一步步恶化。特朗普无疑是这一切的“领头羊”,不过也有其他人将否定主义上升到国家政策上,包括巴西领导人。

新京报:新冠疫情已经持续一年以上。今年疫情会如何发展?你认为疫情可能会恶化还是有所好转?

马克·劳瑞:我认为疫情可能会首先恶化再有所好转。即使在过去10天内美国疫情稍有缓和,新冠疫情仍然是失控的,并且正在美国全国范围内快速传播。疫苗很难有效遏制这一波疫情,因为在群体免疫生效需要的时间内,将不会有足够的人接种了疫苗。

我也非常担忧在南非、巴西和英国发现的传染性可能更强的变异新冠病毒,即使目前显示变异病毒更加致命的证据有限。如果这些变异病毒确实如初步研究表明的那样传播力高50%以上,那么我们可能面临新一波更加严重的疫情。

但我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已经正式投入使用的疫苗比此前预测的明显有效很多。疫苗的研发与进入市场的时间也确实十分迅速。但是,供应和分发的问题将有可能继续下去,并且,因为疫苗供应不足,穷国将会再次遭受困境。

新京报:一些学者称这场全球疫情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你怎么看?

马克·劳瑞:我个人不喜欢将病毒和传染病类比为战争。但我不是要淡化问题的严重性,只是我不认为这场疫情是可以与战争类比的,我也不认为将疫情称为战争能起到任何帮助。在战争中,人类彼此相争。但是,在疫情中,人类必须团结一致,与一个共同的非人类敌人抗争。

“疫苗能帮助结束疫情,但实现群体免疫还很远”

新京报:疫苗投入使用后,出现了一些关于疫苗副作用的报道,现在接种疫苗是安全的吗?事实上,许多人对疫苗的安全性表示担忧,怎样才能让人们相信疫苗?

马克·劳瑞:我们都应该关心疫苗的安全性问题。但是,关心安全问题不意味着疫苗就是不安全的。

疫苗确实存在副作用,也有小部分人出现了过敏反应。但是,疫苗已经被接种了数百万剂,过敏反应发生的概率明显小于10万分之一。我们当然希望过敏反应不会发生,但是10万分之一以下是一个非常小的数字,这意味着对于新冠疫苗的过敏反应是极为少数的情况。

我认为至少有3种方法能够使人们相信疫苗。第一种是保证数据的公开和透明,大部分(疫苗生产)公司已经做到了这一点。第二种是广泛公布目前疫苗获得的成功以及不良反应是少数情况的事实。最后,至少在美国,我们需要着重传递有关公共卫生的知识,从而使怀疑疫苗的人们相信疫苗是安全有效的。

新京报:许多国家已经开始了疫苗接种活动。这是否能够有效控制病毒的传播?变异新冠病毒是否会影响疫苗效果?

马克·劳瑞:接种疫苗的行动是结束疫情所必需的,但仅有疫苗也不足以结束这场疫情。在接种疫苗的人数达到足够使群体免疫生效之前——这可能需要达到85%-90%的人口比例,将会花费相当长的时间。所以,我们距离通过疫苗解决疫情问题还有很远。

在绝大部分世界人口都成功获得免疫之前,我们将仍然需要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减少与人接触,从而遏制病毒的传播,而距离我们可以停止这些措施还需要很长时间。

“疫苗分配不公,整个世界都无法安全”

新京报:世卫组织多次指出全球疫苗分配不平等,甚至出现了“疫苗民族主义”。你对此有何评价?如果低收入国家不能及时得到疫苗,将可能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马克·劳瑞:疫情之下,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都生活在同一个世界。我们需要一个符合道德的、公平公正的全球疫苗分配计划。为了达到群体免疫,我们需要全球大部分人口都接种疫苗。如果世界上有大部分国家缺乏疫苗,那么不仅仅这些国家是脆弱的,整个世界都是脆弱的。

但令人悲哀的是,在能预测到的未来,疫苗的供应将会是有限的,并且多数富国已经与疫苗生产公司直接协商获得了疫苗供给。我担心的是,(一些)南半球国家将一直无法及时获得疫苗,甚至变成被迫接受不够有效的疫苗的“垃圾场”。

新京报:你认为这场疫情可能什么时候会结束?

马克·劳瑞:对于大部分国家来说,疫情至少到今年年底前都不会结束。在一些富国,疫情可能在今年年中或年底结束,但是即使在这些国家,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也可能突然暴发疫情,或者发生地方性传播,尤其是在疫苗接种范围有限、大部分人对疫苗持有怀疑态度的地方。

新京报记者 谢莲 实习生 李卓尔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